欢迎访问彩票开奖结果【真.牛】!
公司新闻
专注于彩票开奖结果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二代加速接班郭晓群进入佳兆业核心管理层

发布时间:2021-01-16 07:33  

  11月5日,佳兆业集团一次性提拔了三位高管,包括佳兆业执行董事、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麦帆、执行董事兼首席营运官李海鸣以及执行董事兼上海地区主席郭晓群。除保留已有的角色外,麦帆、李海鸣、郭晓群分别被额外委任董事局副主席、联席总裁、联席总裁。

  现年41岁的麦帆在2015年8月加入佳兆业,那时候的佳兆业正遭遇一场危机,在港交所停牌已有近5个月。2001-2015年麦帆先后在深圳市公路局和福田区文化局工作,入职佳兆业后,先后担任集团办公室总经理、集团风险管理部总经理、集团总裁助理职务。

  2016年9月,麦帆获任联席总裁,当时的行政总裁为郑毅。次年3月,停牌724天的佳兆业复牌,四个月后麦帆获得加入佳兆业董事会的名额,被委任为佳兆业执行董事,没多久后就成为佳兆业新任行政总裁。

  作为老板郭英成的得力干将,麦帆被予以重任,除负责日常行政管理工作外,同时任城市更新集团主席、教育集团主席、深圳市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如今麦帆再获董事会副主席头衔,不仅可以看出郭英成对其的重视,更大有稳定军心之意。

  佳兆业今年在高管层面进行了一番大调整。4月6日,佳兆业集团的两位执行董事翁昊和郑毅辞任,郭晓群和李海鸣成为新任执行董事,此后,佳兆业董事局的执行董事包括主席郭英成、副主席孙越南、麦帆、李海鸣、郭晓群。

  5月18日,在佳兆业任职两年后刘富强辞任佳兆业首席财务官的工作,佳兆业集团高级副总裁吴建新接任成为新的首席财务官,原方正证券副总经理孙暐健获任为联席首席财务官。

  现年29岁的郭晓群为郭英成之子,获得了英国埃塞克斯大学财务管理学本科学士学位,及伦敦大学社会学硕士学位。佳兆业2017年召开的业绩发布会上,郭晓群和妹妹郭晓亭坐在台下,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

  郭晓群是在2017年正式加入佳兆业,从深圳区域总部开始做起的同时,也参与了多宗收并购。2017年9月,佳兆业以约17.58亿元的代价收购佳云科技(原明家联合)21.25%的股份,去年底郭晓群接替郑毅成为新任董事长。

  2018年5月起,郭晓群担任佳兆业上海财富管理集团总裁助理、佳兆业地产集团上海区域总裁助理,2019年10月起兼任佳兆业上海城市更新集团总裁助理。2020年3月,郭晓群获任佳兆业上海集团主席、总裁,以及佳兆业上海城市更新集团主席。

  8月27日,佳兆业2020年中期业绩线上发布会中,郭晓群和任佳兆业金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副经理兼佳兆业集团人力资源总经理的郭晓亭分别在上海、深圳总部连线,虽然未发言,但却是首次正式列席。

  从幕后走到台前,从参与细分业务到进入集团核心管理层,短短7个月时间内,郭晓群的接班人之路走得顺理成章。

  对于郭晓群的逐步接班,佳兆业并不避讳,并对宣称其“国际视野开阔、运营理念先进,管理经验丰富,在长三角的战略布局和业务发展中,展示出优秀的管理能力和战略前瞻意识,使得上海集团业务拓展快速推进。”

  佳兆业长期深耕大湾区,主要货值集中在深圳和广州。截至2019年底,佳兆业约66%的货值位于大湾区,12%位于华中地区,在长三角地区的货值约占6%。

  今年上半年,佳兆业积极拿地,通过招拍挂、收并购、旧改等渠道共获得23个项目,新增土储权益建面约281万平方米,权益土地金额约222亿元,同比增加37%。截至2020年6月底,佳兆业总土地储备约2680万平方米,总货值超5800亿。

  2020年是佳兆业实现千亿规模的关键之年。即便整个房地产行业今年受到了疫情一定影响,麦帆在年中的业绩发布会上也表示,全年1000亿的销售目标不会改变。

  多家第三方研究机构数据显示,今年前10月,佳兆业已累积实现合约销售额约1047亿元,同比增长65.9%,提前完成千亿目标。

  佳兆业继续做大规模的野心很明显。近期,佳兆业集团将实行双总部战略,在深圳总部之外,北京将成为集团第二总部,部分深圳总部的职员已被调任到北京。

  10月28日,佳兆业方面回应界面新闻称,成立北京总部的目的不是进行业务拓展以及行政管理,主要在于全面统筹北京丰富的金融、传媒、科技、人才等资源,为集团的战略发展做好战略支持服务。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保持发展和债务之间的平衡一直是佳兆业的工作重点,如今“三道红线”重压之下更是如此。

  最近5年来,佳兆业净负债率虽然连续下降,但截至2019年底仍达144%。

  据佳兆业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截至2020年上半年底,佳兆业集团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4.61%,净负债率为130%,现金短债比1.28,踩中了两条红线。在此背景下,佳兆业于9月3日增发的一笔4亿美元票据,利率为11.25%。

  亿翰智库指出,“三道红线”约束出现,无疑是对房企负债进行了全方位穿透检查,红黄橙绿四挡房企的有息负债增速上限设定为15%,这必将限制企业规模成长速度,将企业成长周期延长化,弯道超车的可能性接近于零,黑马型房企难再出现。